分类目录归档:微生活

《头号玩家》观后感

  《头号玩家》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很高,我看的时候达到了9.1分,因此我也迫不及待地去电影院看了下这部电影。

  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《头号玩家》,讲述了未来VR游戏“绿洲”创始人在临终前,将亿万家当和“绿洲”掌控权,留给了能在游戏中找到三把钥匙的彩蛋玩家。男主角韦恩·沃兹便在这虚幻世界中,开始了和数十亿玩家与邪恶势力同台竞技的游戏之旅。

  我觉得,头号玩家最好看的地方在于,《头号玩家》让人走进了游戏,将虚拟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在一起。

  《头号玩家》电影里有个情节非常明显地实在讽刺腾讯,里面的反派人物建议在游戏中开展各种收费的业务,创建会员体系,根据用户充值金额把用户分为青铜,白银和黄金等级。腾讯,这桥段就是说你呢。

Advertisements

电影《美丽心灵》观后感

  电影《美丽心灵》讲的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:一个孤独、敏感的天才数学家约翰·纳什不善于交际,他一生中只有三个好朋友,一个是大学同宿舍的知心的朋友,他总是在自己最烦恼和灰心的时候给于自己鼓励和帮助,另一个是活泼可爱的小女孩,令人怜爱,还有一个是赏识和器重自己才华的高级军官,然而有一天,他同时失去了这三个朋友,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假想的幻觉,没有那个曾经陪伴他战胜过压抑和失败的亲密室友,没有了那个令人疼爱的漂亮的小侄女,也没有那个曾经指派他从事拯救世界的伟大工作的军方军官,这三个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人都是不存在的,他内心做着痛苦的挣扎,无法相信这个事实,几十年过去了,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,用自己的信念战胜自己的想象,最终他战胜了自己,并获得了诺贝尔奖的成功。

  我们的主人公约翰·纳什患有一种奇特的精神分裂症,承受着他人无法感受到的痛苦,一开始他通过吃药,与那些人争斗,努力将他们赶出自己的脑子,都没有什么作用,情况反而变得更糟糕,时间长了,他最终明白了一个道理,有些问题你永远不可能将其战胜,与其和这些问题争斗,不如和他们和平相处,与“敌人”和平共处,就是与自己和平共处。

  人的其他问题也是一样的,人终有一死,没有人能战胜的了死神和衰老,与其和疾病与衰落相斗争,不如把疾病和衰老当做朋友,通过疾病和衰老给我们的提示去做相应的调节、调整。疾病和衰老是用来提醒我们,它他让我们知道我们做错了,或者说我们做得不够,所以我们要自己主动地从它的提醒中去找到有利于自己的一些条件,这样的话,疾病就有可能被改变,进而可能走向愈合,当你让这些问题和麻烦成为你生命里的一部分,它将会与你和平共处,从而快快活活的读过一生。

央视春晚小品的吐槽

  今晚春晚的小品的主要问题是:幼稚、无聊、不真实、低级趣味、恶心。

  《真假老师》:幼稚,可能这是面向学生的小品吧。

  《学车》:无聊,看了半天,不知道讲的什么东西。

  《回家》:意淫,据说可以强国。

  《提意见》:扯淡、恶心。这个小品从里向外散发着一种“恶”。

  春晚小品《提意见》可真够恶心人的,歌颂的是一种民众根深蒂固的“青天”情结,希望有个“青天老爷”来主持公道。民众要想保护自己的权利,不能靠“青天”,而要靠完善的法律体系、行政体系和监督体系,法制体系的不完善,行政体系不透明,监督体系是花瓶,这种制度就很难产生所谓的“青天老爷”。

  一个好的制度可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,问题的本质在于怎么优化和改革制度,而不是等待老天把昏官请走再请来一个青天老爷。

网约车平台已经沦为黑车平台

  这些天去某个三四线城市游玩,发现这里的网约车平台,实际上已经变成了黑车平台,司机基本不按照网约车平台的操作进行,司机通过平台找到乘客后,司机就取消订单,要求乘客微信支付到其个人帐号,实际上和黑车没什么区别。

  造成大量网约车司机出走的主因,是两大平台结束竞争关系后,一线低价网约车司机所获平台补贴几乎为零,网约车新规对于网约车行业准入门槛又大幅提高,使得司机开网约车几乎挣不到钱,于是才重新干回老本行儿,“开黑车”。

央视春晚吐槽

  央视春晚的节目越来越幼稚和无聊啊。

  下面我就带大家回顾一下关于春晚一些节目的槽点:

  1、小品《大城小爱》简直一点意思都没有,不知道这种节目播出来有什么意义。

  2、蔡明、潘长江的小品《老伴》逻辑上有问题,既然蔡明已经失忆了,怎么可能记得敬老院的院长,这逻辑上就讲不通。

  3、全程无笑点无亮点的新疆小品,为了民族和谐这里就不评论了……

  总结,今年春晚的小品的问题是:没有艺术性,有思想,但很低级,不真实。

  不过,今年春晚比去年的春晚高那么一点点,也算是一个进步吧。

中国电影就是狗屎

  中国电影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,你拍一堆狗屎也能赚大钱,成为票房冠军,那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大的辛苦和努力去拍好片呢?于是拍好片就会变得越来越非主流,越来越小众,然后观众也成为只认狗屎片的观众,于是看电影变成了吃狗屎。